<acronym id="jjijo"><form id="jjijo"><mark id="jjijo"></mark></form></acronym>

    <meter id="jjijo"></meter>
  1. <meter id="jjijo"></meter>

  2. 中山新聞
    讓患者“求醫找對門”,一個腫瘤牽動十多科醫生

    正值全國腫瘤防治宣傳周,4月16日午間,我院出現特殊一幕:醫生三五成群“組隊”,為大眾提供義診。這是我院80多年歷史上首次推出腫瘤多學科(MDT)義診,25個知名腫瘤MDT團隊、75名著名專家齊聚,堪稱“華東地區規模最大、綜合實力最強、學科覆蓋最全的大型腫瘤MDT義診”,因“陣容豪華”,預約號早早被大眾“秒搶一空”。

    這家上海三甲醫院這一午間“盛況”,也提示著腫瘤診治模式正出現新風向:從醫生與患者的“一對一”傳統模式,走向圍繞患者個體情況的多學科聯合診治模式。國家衛健委也已出臺腫瘤多學科診療(MDT)試點方案,引領新風向。

    從“走投無路”到“重獲新生”

    被查出腫瘤,任憑哪個心理強大的人恐怕都頂不住,何況這名41歲的江陰患者羅先生(化名),還被告知“治不了”“不太好治”。

    羅先生是在2017年發現腹部有腫塊,經當地檢查,腫塊已經有30多公分。“一直沒什么癥狀,就沒在意,直到發現走路很痛,后來才知道其實就是腫塊壓迫神經了。”羅先生回憶,在當地醫生的建議下,他直奔上海中山醫院求醫。

    2017年10月,羅先生在我院被確診為軟組織肉瘤。由于病情復雜,腫瘤內科周宇紅主任醫師發起了MDT會診,經多學科專家討論,羅先生先接受了化療,并在化療期間做了基因檢測,根據檢測結果,他開始接受免疫治療。幾個療程后,腫塊從30多公分縮小到16公分,這意味著手術時機成熟了。2018年9月,羅先生在我院接受了手術,由陸維祺教授主刀,切除了腫瘤。手術后復查,羅先生各項指標趨于穩定,順利康復出院了。

    “目前就需要定期隨訪,觀察著。”談及這個就醫過程,羅先生很感慨,從最初的“走投無路”到后來的“重獲新生”,也讓他認識了一個新名詞:MDT,多學科會診。他說,十多個醫生圍繞他一個人討論診療方案,“這個模式救了他的命。”

    臨床上,羅先生這樣的情況并不少。義診現場,有一名從廣西趕來的患者,在當地查出肝巨大占位,在全國跑了多家醫院,都沒獲得很好的診治結果,直到在我院確診為神經內分泌瘤。這次,她趕到“神經內分泌腫瘤MDT”義診區,醫生們根據她的情況寫出下一步診療方向。

    “對腫瘤來說,由單一的科室或專業做出診斷和制定治療方案未必合適。”我院院長、中科院院士樊嘉談到,腫瘤本就涉及多學科,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我院在肺癌、肝癌領域就已有多學科診治的實踐,到2010年以后這一模式獲得飛速發展,目前我院有50多個MDT團隊,每年發起數千例MDT討論,解決患者一個個實實在在的問題。

    癌情刻不容緩,我國將力推MDT模式

    MDT模式,將不是一家醫院的個別行為,而是全球腫瘤先進治療模式的大勢所趨。數據顯示,在全球每年1800萬新增腫瘤病例及960萬腫瘤死亡病例中,我國每年新增病例380.4萬例、死亡病例數占229.6萬例。換言之,我國每天有超過1萬人、平均每分鐘有7人確診患腫瘤。全球每死亡100個腫瘤患者中,中國人占近三成,平均每分鐘就有近5人死于腫瘤。

    腫瘤防控工作刻不容緩,我國將力推MDT模式。2018年8月,國家衛健委發布《關于開展腫瘤多學科診療試點工作的通知》,決定于2018-2020年在全國范圍內開展腫瘤多學科診療(MDT)試點工作。

    多學科診療模式(multiple disciplinary team),簡稱MDT。簡言之,在該模式下,來自外科、內科、放療科、放射科、病理科、內鏡中心等科室的專家組成一個治療團隊,提出適合病人目前病情的最佳治療方案。

    去年12月,國家衛健委公布首批231家腫瘤多學科診療試點醫院名單,在上海,中山醫院、腫瘤醫院、瑞金醫院、仁濟醫院、華山醫院等均在列。國家衛健委希望以試點醫院帶動的方式,逐步在全國推廣多學科診療模式,進一步改善腫瘤患者生存質量、提高患者就醫體驗。

    可以看出,MDT模式非常強調“以病人為中心”,將多學科的診治優勢強強聯合,以期達到臨床治療的最大獲益。在醫生看來,這實則關系到腫瘤治療的要點——“時機的把握”。

    中山醫院陸維祺教授形象地說,在腫瘤外科領域,有“黃金第一刀”之說,即非常講究一開始的治療方案、治療時機,這將關系到后來所有的結局。

    而如何確保首診方案的“合適”,理想的路徑是患者能“找對醫院、找對科室、找對專家”,但“醫院通”型的患者畢竟是少數,此時,就體現出MDT的重要意義,即不論患者“走到哪一扇門”,醫生都能根據患者的實際情況召集相應學科聚攏而來,讓患者最終“走對門”。

    好機制與好氛圍,讓MDT造福廣大病患

    目前,在我院,每個腫瘤病例都有多學科的保障,對疑難復雜腫瘤病例,醫生會發起多學科討論。有別于傳統印象中的腫瘤MDT團隊,我院腫瘤防治中心秘書長、腫瘤內科主任劉天舒還說,我院還形成了“精準醫學MDT”“腫瘤營養MDT”“心臟腫瘤MDT”等結合技術新發展、患者新需求的新型MDT團隊。

    比如,“精準醫學MDT”里,就有“精準醫學分析師”進駐醫院,解讀基因數據,輔助醫生制定治療方案。在“腫瘤營養MDT”,則有營養師、專業腫瘤護理人員加入,解決腫瘤患者的營養支持問題。“心臟腫瘤MDT”則是根據腫瘤治療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心臟毒性反應而建立的新型交叉學科團隊。

    在此前衛健委發布的《腫瘤多學科診療試點工作方案》里也提出:試點醫院重點要將個體化醫學、精準醫學、快速康復理念融入腫瘤的診療。這符合當下技術發展、醫學理念革新的大趨勢。

    今年,我院還宣布成立腫瘤防治中心,整合全醫院MDT團隊。“我們希望以此為契機,發揮綜合醫院強大的綜合診療能力、科技創新與轉化能力,服務廣大病患。”我院院長、中科院院士樊嘉稱,依托于腫瘤防治中心,我院將繼續積極響應國家衛健委開展腫瘤多學科診療試點的工作,履行公立醫院應有的國家使命。

    MDT模式在我院的蓬勃發展有賴于醫院層面的重視。目前,我院開設的50多個MDT團隊,涉及病房、門診乃至遠程會診,并從場地、人員、制度層面確保這一新生事物“落地發芽”,造福患者。

    在我院,為了要辦好MDT,醫生們都有著寬廣的胸懷,不會自己藏著病人,而是為了病人好,拿出來,大家一起討論。

    MDT如何從個別現象走向群體現象,真正惠及廣大腫瘤患者,看來有賴于機制,也得益于一些“氛圍”。劉天舒醫生表示:在我院,大量MDT是放在晚上6點后,或是像今天這樣的午休時間,醫生都是完成了繁忙的門診、病房、教學任務后,利用休息時間走到一起討論病例。

    黄色动态图片